Have more than you show, speak less than you know.

“没有Helmut lang就不会有Celine,不会有Raf, 我听说在很多在不同时装屋工作的人他们的办公室里总会挂着一件Helmut lang的单品,随时等着被效仿。”—时装设计师Bernard Wilhelm

在八九十年代这个盛产超模和设计大师的黄金年代,Helmut Lang是其中影响着当代时尚的那个绝对绕不过的名字。在当时,很长时间占据了时装舞台的头排位置;于当下,无论是Raf Simons、Phoebe Philo、Carol Christian Poell、Neil Barrett、 Christophe Lemaire,亦或是Virgil AblohAlexander Wang、Samuel Ross、Shayne Oliver,这些耳熟能详的名设计师对Lang尽是膜拜。

Raf Simons曾多次公开表示,Martin Margiela和Helmut Lang是对其影响最深的两位设计师:他人生看的第一场秀,是由导师Walter Van Beirendonck带他去看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 1990春夏女装系列,秀后,Raf Simons因过于感动哭得梨花带雨;但从设计上讲,显然Helmut Lang对他的影响更直接。初出茅庐的Raf Simons,曾在采访中透露:

“我很迷恋Margiela和Helmut,我找到过一张本来是发给Helmut Lang本人的新秀邀请函传真件,我还想试着在蓬皮杜附近的复印店把它复印了然后混进秀场。”

Lang 实在是典型的潮流制造者。他是第一批把街头风带到时装秀上的设计师,无论是警察的制服还是日常的普通服饰,在他手里都能变得前卫。他不但让低腰牛仔裤红起来了,还让牛仔裤成为一个时尚单品。1990 年代时,Lang 在牛仔裤上泼洒了一些颜料,或者在裤子的膝盖处缝制了褶皱,制造出像戴了「护膝」的「机车牛仔裤」。这样的一条设计师牛仔裤,当时就能卖到接近 200 美元。 Lang 的识别度最高的设计是在飞行员夹克上添加的绑带,似乎穿上它,就能马上去蹦极或者跳伞了

而直到现在你还可以在现在时尚圈流行的东西中找到 Helmut Lang 当年的影子,拆解街头休闲风将其带入高级成衣秀、男女合秀、与视觉艺术家合作、网络直播秀场……Raf Simons、Rick Owens、Kanye West 都曾公开宣称过对 Helmut Lang 的致敬与崇拜,并都曾将其视为灵感来源。时下备受潮流人士们拥趸的Kanye West、Craig Green 之类厂牌出品的机能风、制服装,无一不是向Helmut Lang“致敬”,制服、户外运动装备结合时装的开创者就是Lang,用一句老套的话说,都是老爷子当年玩剩的。

大家都说Helmut Lang、Calvin Klein和Jil Sander奠基了极简主义风格,可我认为Lang的风格难以定义,如果归类于极简主义,但他比起极简更加狂妄,更艺术性,纳入任何一个流派都显得不恰当,而Lang自己也说了:

“如果尝试用言语解释我的作品,那便不再是我Helmut Lang的东西了。”

90 年代,正值 Helmut Lang 时尚事业高峰期,1999 年 Helmut Lang 以 51% 的股权卖给了 Prada 集团,但 Prada 并没有发挥 Helmut Lang 的长处:牛仔裤和成衣,反而增加了鞋子和包包产品线。Helmut Lang 营收从收购前 1 亿美金,下降到 2004 年的 3 千万。2005 年,Helmut Lang 离开了自己的品牌,转而投身艺术界。自此,Helmut Lang 失去了品牌最初的影响力,沦为一个没什么价值的三流品牌,先被卖给了日本 Iink International,目前隶属于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。

而今年初,Helmut Lang向时尚圈投下一枚重磅炸弹,高调宣布将由Hood By Air创意总监 Shayne Oliver担任品牌设计师,《DAZED》英国版总编辑 Isabella Burley担任创意总监。看这阵容就知道品牌这次是非常认真的洗白这十几年掉线的设计,首先,品牌重新恢复了原来的 Logo,并改革了网站,清空了 Instagram 账号,发布了新的 Campaign 图片,并由 Dazed 记者 Ava Nuiry 运营社交媒体。这组图片由 Ethan James Green 拍摄,选取了与 Helmut Lang 当年有联系的模特以及符合 Helmut Lang 先锋定位的新生代偶像,HBA 的创意总监 Shayne Oliver 本人也亮相了。

说回Shayne Oliver版本的Helmut Lang,线条、绑带装、镂空挖剪以及玩味的配件,似乎也有Helmut Lang当年的果敢、浮夸和先锋的影子。

像这件被重组或改良的胸衣以主打单品的姿态在系列中反复出现,就连模特手上拿着的手袋亦是由胸罩模型拼贴而成。Shayne Oliver试图将性感层面的东西融入进他设计的第一个系列中,在露肤度这方面就足以挑战穿着者的适应力。而在剪裁上,更是犀利,刚与柔的线条完美融合在一个造型中,折射出满满的杀气。

男装部分则展现出一股痞子气息,并伴随着些许摇滚意味。重构廓形的西装外套将是凸显个性的有力单品,与皮质长裤和尖头长靴一同完成一个标准的“先锋”造型。而模特手中拿着的透明箱更是一大看点,相信许多时装精都想拥有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Helmut Lang手提箱招摇于世~

看完大秀不少人感叹,Helmut Lang正在高调重新崛起,但而纽约当地的时装评价认为Shayne Oliver的设计并没有真正深入到Helmut Lang的精髓中,不过是换上了Helmut Lang名号的HBA。几经变更,我们也明白当年Helmut老先生的辉煌都留在了泛黄的老照片里,如今的Helmut Lang还需要谁来重现当年的作品吗?显然是不必要的,需要的是传承Helmut Lang在时装领域所创造的突破及精神。

LEAVE A REPLY